历史咨询
关注电子设备对未成年人的影响_教育频道_东方资讯
发布日期:2020-06-02 02:5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疫情期间,各地中小学校停课不停学,依托互联网平台,将教学互动迁移至网络,未成年人的学习和生活得以受到规范与引导。这充分表明,互联网技术应用到教育工作中是大势所趋。但这种学习方式也使互联网时代的青少年成长面临挑战。

在家庭生活中,分散的“读屏”成为常见的交流方式,在一定程度上代替了面对面的交流。尤其是育儿实践中,“网络原住民”越来越低龄化,甚至出现了手机等电子设备成为“电子保姆”的情况。在学校生活中,一方面对网络课程设置、网络技术培训、网络素养提高的重视仍显不足;另一方面,教育管理电子化、电子设备便利化等因素,催生了表格化教育过程管理、打卡式家校关系等现象。回归青少年本身,当手机等个人电子设备成为其生活的一部分时,随之而来的负面效应也应加以关注。毕竟信息不等于知识,信息投喂不等于传授学习方法,设备应用不能替代人际互动。基于这些问题,特提出以下建议。

首先,教育管理部门、教育研究与青少年研究学者加强合作,深度调研电子设备应用在教育过程中的利弊,研究媒介特性与教育的关系,提高全民媒介素质;针对受教育者的不同年龄段、所在不同场景,出台具有指导意义的应用原则与规范。借鉴其他国家媒介素养教育的经验,将媒介素养教育纳入正式教学体系,使得中小学生能够逐步自主管理自己的媒介接触行为。发扬教育过程中教师的主观能动性,提高中小学师生比,有条件的地方可以配备专职的教辅人员,负责教育过程中必要的数据处理、教具准备等工作,让专任教师专心于教学过程,加强师生人际互动。

其次,警惕和防止低幼儿童养育中的人力缺位,杜绝电子保姆情况的发生。育儿、照料是重要的社会再生产劳动,具有社会价值和长期影响。近年来,在照料责任的私人化、照料服务的市场化等潮流下,家庭在育儿的经济、时间和人力投入方面负担过重。建议在新基建的发展中,注重为儿童营造友好、设施齐全、环境安全的公共空间,有针对性地提供一些非营利的育儿帮助或互助,让少年儿童有充分的户外运动、人际交往机会;针对各年龄段儿童的不同敏感期,提供良好的成长环境,减少养育过程中对电子设备的不当依赖。

再次,关注青少年在网络应用过程中的生理、心理健康,尤其要对信息焦虑、自我“完美期待”等基于网络应用而带来的心理压力予以高度重视。有调查显示,智能电子设备普遍应用造成的人际交往方式的改变,与心理压力导致的极端行为有一定相关性。全社会应提供多渠道的心理辅导、心理咨询,积极建设青少年的社会心理服务体系。

最后,倡导家庭对青少年上网进行正确引导。家长应提高自身网络素养,把握青少年身心健康发展的方向,注重良好的家风建设,并将这些注入对子女生活方式、文化素养、道德价值的引导与培养中。

我国是具有悠久人文教育传统的国家,教育的过程不仅是知识的传播、文化的传承,而且是人与人的交流、心灵与心灵的碰撞。青少年是家庭的重心、民族的未来、国家的栋梁,应坚持以人为本,通过新技术应用促进创新,进一步提高人口素质,收获美好未来。